循环流动的练习

自由的反面模型:

比起至死不渝地爱一物,更需调节爱的频率,保护它的感觉免得被耗光。童年时就耗光过可乐,反而是这种感到恶心的恐惧,常提醒我要和爱的对象保持距离。

自由的正面模型:

记起一个放下压力的健身用具。童年玩它时不能尽兴,总是被时间和家长拒绝,幻想长大后能够呆在上面把时间忘记,慵懒致死。但是长大后再也没有经历过,因为它的诱惑就在禁锢解除的瞬间消失了。

 

自由的反面模型:

比起至死不渝地爱一物,更需调节爱的频率,保护它的感觉免得被耗光。童年时就耗光过可乐,反而是这种感到恶心的恐惧,常提醒我要和爱的对象保持距离。

自由的正面模型:

记起一个放下压力的健身用具。童年玩它时不能尽兴,总是被时间和家长拒绝,幻想长大后能够呆在上面把时间忘记,慵懒致死。但是长大后再也没有经历过,因为它的诱惑就在禁锢解除的瞬间消失了。

 

自由的反面模型:

比起至死不渝地爱一物,更需调节爱的频率,保护它的感觉免得被耗光。童年时就耗光过可乐,反而是这种感到恶心的恐惧,常提醒我要和爱的对象保持距离。

自由的正面模型:

记起一个放下压力的健身用具。童年玩它时不能尽兴,总是被时间和家长拒绝,幻想长大后能够呆在上面把时间忘记,慵懒致死。但是长大后再也没有经历过,因为它的诱惑就在禁锢解除的瞬间消失了。

2018